民生网首页
    
繁体   值班编辑 QQ:2985543481
主页 > 爆料 >

巨鹿:青年欠“赌债”自尽,“老板”为何难归案

时间:2015-12-21 10:42来源:搜狐网点击: 字体: [ ]
原标题:河北巨鹿:青年欠赌债自尽,幕后老板为何难以归案? 54岁的孙孟义是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王虎寨村村民,平时,他除了种几亩农田外,还常年奔波在外做些机动车配件生意。几

  原标题:河北巨鹿:青年欠“赌债”自尽,“幕后老板”为何难以归案?

  54岁的孙孟义是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王虎寨村村民,平时,他除了种几亩农田外,还常年奔波在外做些机动车配件生意。几年来,孙孟义和妻子在外联系经营销售,29岁的儿子孙凯强在家负责产品的生产制作,虽然一家人两地分隔,赚钱养家很辛苦,可一家老小也其乐融融,日子过的也算红红火火。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2015年8月10日,在外地的孙孟义和妻子突然接到来自老家亲戚的电话,告知儿子孙凯强喝了农药自尽,频临垂危。夫妻二人接到电话后感觉犹如晴天霹雳,不知所措,紧急往回赶。回到家后来不及问事情的原委,就一个心思要保住孩子的性命,县医院治不了马上转到北京的医院。可是,花费了近10万元医疗费用,最终还是没能挽回儿子的生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好好的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喝农药自尽?据孙孟义介绍,儿子孙凯强在弥留之际吐出了实情,说他这一年来经常被拉去赌博,欠了几万元“赌债”,自己无力偿还,“债主”三天两头的逼债,感觉无路可走了,选择了自尽,喝农药前写了一封遗书。

  孙孟义:“听了孩子的简短诉说,看了孩子的遗书,我向巨鹿县公安机关报了警。当时,北京的医院也说治不好了,从北京到河北巨鹿,几个小时的车程,孩子憋了一口,要回到巨鹿向公安机关诉说原委。在巨鹿医院,县公安局的人做完笔录后,孩子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也用手机录下了孩子临终前接受公安机关询问的视频。“

  

 

  (图为孙凯强喝农药自尽前写的遗书)

  

 

  图为孙凯强在这里输了数万元的“赌场”。

  孙凯强在临终前说:一年前,我被当地开“赌场“的王某、谢某等人盯上,他们提前了解到我家做点小生意,父母又长期在外地。起初,王某、谢某一次次邀请我去喝酒,我本来就不怎么会喝酒,喝醉后,他们就带我去他们开的”局“里玩“打鱼”游戏(一种赌博机)。第一次玩,我输光了身上带的现金,两千多块钱,王某说:“没钱也可以玩,再来时还上就行”,我当时不知这个就是欠下永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后来接二连三的输,一次又一次的欠债,我已经害怕了那个赌场,不想再去赌了,可王某、谢某一次又一次的打电话威胁我,说要告知我爸妈还赌债,不还赌债就弄死我们全家。就这样,隔不了几天,我就被他们打电话叫过去玩一次,一年下来,我在那里输了六万元现金,又欠了三万元,后来他们打我,让我写下了五万元的欠条。我恐惧、害怕、绝望至极,他们还说再不还钱就打死我,有一次还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打晕,我觉得没有一点出路了,又借不来钱,最后买了瓶农药喝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经历,让孙孟义心力交瘁。他认为:儿子孙凯强之死虽有自身原因,但是和王某、谢某、巴巴儿等疑犯开设赌场,诱骗参赌,暴力恐吓,威胁还债等行为有着密不可分因果关系。

  据了解,孙凯强死亡后,巨鹿县公安局以赌博罪立案侦查,疑犯王某投案自首。2015年10月1日,王某被取保,其余二人仍在通缉。

  孙孟义说:投案自首的疑犯在被拘留一个多月后居然以证据不足为由取保,可就在前一阵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还安慰我说让我放心,他们掌握的证据足以把歹徒绳之以法。我感觉这就是一个惊天的逆转!村里人都知道王某就是赌场的老板!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一点结果也没有,我儿子的冤屈何时才能伸?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

相关阅读
关键字:
分享到: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没有账号? 马上注册 登录
点击排行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