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网首页
    
繁体   值班编辑 QQ:2985543481
主页 > 房产 >

湖南宁乡:农民工讨薪遭“踢皮球”欲哭无泪[转载]

时间:2021-03-04 11:12来源:中新报网点击: 字体: [ ]
来源:http://cn.rbxun.cn/a/2021/0403956.html 近些年,发生在建筑施工领域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频发,严重损害了农民工权益。关于农民工讨薪的新闻,屡见不鲜。在刑法中,欠工资入了刑

  来源:http://cn.rbxun.cn/a/2021/0403956.html

  近些年,发生在建筑施工领域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频发,严重损害了农民工权益。关于农民工讨薪的新闻,屡见不鲜。在刑法中,欠工资入了刑,这也预示着国家加大了对拖欠工资的打击力度。近日,湖南省宁乡市人民检察院在审查湖南人龚泰司承包福建省吴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下的宁乡市二环路福临门名都#4、#5、#6栋及地下室的工程中,拖欠廖某华、高某、邹某、郭某定等33名农民工工资共计2135430元达5-6年之久的案件中,认为宁乡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两次退回,决定对福建省吴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不起诉。这让本案中这些年龄在50到60岁、没有任何保险、上有父母、下有儿女都还未成家的农民工,不知所措,讨薪难问题到底该由谁负责?

  湖南省宁乡市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

  农民工们叙述,福建省吴航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与湖南福临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合同,承包了“福临门名都”项目的施工建设,2012年11月5日,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以内部承包的方式将该项目承包给叶小兴。同年11月15日叶小兴与湖南人龚泰司签订联合投资协议,龚泰司成为叶小兴的项目合伙人。同年11月5日龚泰司代表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与本案中农民工代表郭某平签订《福临门名都三期项目—水电工程安装分包合同》,将4#、5#、6#栋及地下室的水电安装工程转包给了郭某平等农民工施工。郭某平等按合同组织施工到2014年9月7日,然后与龚泰司协议终止合同,协议确认了郭某平等人已完成了工程量应付工程款为380万元,除去已付工程款220万元,还欠工程款160万元,并于2015年9月7日出具欠条确认尚欠郭某平等农民工工程款150万元的事实。

  农民工出具龚泰司所写的欠条

  由于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叶小兴、龚泰司三人长期不付所欠工程款,农民工郭某平、廖某华、高某、邹某、郭某定等33名同志于2016年8月23日至8月25日向湖南省宁乡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在福临门名都项目施工过程中自2013年6月至2016年元月时段内拖欠工资共计2135430元,经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调查核实,向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下达了《劳动保障监察期限改正指令书》(宁人社监令字【2016】第0018号),责令该单位自收到指令书之日起十日内将工资支付到位,因该单位逾期拒不支付,其行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修正案的相关规定,已经分别于2016年10月9日和2016年10月13日移送至宁乡县公安局和宁乡县人民检察院。

  宁乡市城乡规划建设局和宁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回复

  但当地公安机关并没有立即立案处理,后来有农民工投诉上级后才立案调查,只把自然人龚泰司(无资质非法挂靠在建筑公司名下)羁押15天,羁押他的理由是他所欠农民工的工资未还。经过几个月的侦查现在案件已移送到检察院刑事公诉科,而吴航建筑工程公司竞然提出农民工出示的完成的工程量不符(时间已隔5年),而证据仅仅是他们单方面拿出来的录像,按他们单方面来计算,农民工辛苦劳动到头来反而还要给付给公司钱,这真是滑稽可笑,而最终的原因是开发商拖欠了龚泰司的钱,在审计公司(中新工程审计公司)初步审计结果开发商还拖欠龚泰司一千多万。而且现场已破坏且第三方鉴定机构都没到,根本不符相关规定且不合法,不能作为证据。农民工们到检察院去了无数次,但不知何故,当地检察院也不提起公诉了。

  宁乡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 2016年9月19日,宁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及劳务实际承包人龚泰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改正指令书(宁人社监令字【2016】0018号)责令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及劳务实际承包人龚泰司十日内改正,到期后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及劳务实际承包人龚泰司仍未改正。宁乡市公安局认为吴航建筑工程公司、龚泰司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一,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回执

  据湖南省宁乡市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宁检公诉刑不诉(2019)27号】中称:一、开发商福临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福临门工程完工后,至今未与施工方吴航建筑工程公司结算工程款,工程款审计报告至今未出具,暂无证据证实龚泰司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或者有转移财产的行为。二、宁乡市劳动部门对于本案中的限期改正指令书系以邮件、快递的方式发送吴航建筑工程公司的,但邮件收件人非吴航公司员工,暂未查清具体身份,暂无充足证据劳动部门是否履行了责令支付等告知义务。

  吴航建筑工程公司辨称:一、公司与郭某平、廖某华、高某、邹某、郭某定等33名农民工没有任何合同关系,不应承担此事的责任;二、郭某平与龚泰司签订的合同系无效合同;三、农民工索求的工程款未到付款节点;四、龚泰司与郭某平的单方结算行为,损害了吴航公司的利益;四、工程总造价为2399408.25元,公司已付郭某平3247900元,郭某平应退还多付工程款;五、公司只应在欠付叶小兴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而公司已向叶小兴足额付款,所以没必要向郭某平承担任何责任。龚泰司辩称,不存在欠郭某平等农民工的欠款150万元,整个工程款做鉴定也只有200多万元,不存在郭某平等人说的380万元。而叶小兴也辨称:他本人未与郭某平建立合同关系,也不存在任何关系。

  多年来,我国的建筑行业一直存在一个怪现象——“用工的不用人,用人的不用工”。也就是说,作为用工的总承包方(类似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往往没有用工记录,其公司员工也不多;而直接让工人劳动的包工头,却没有用工资格,无法订立劳动合同。有专家指出,这是建筑领域违法分包普遍存在所导致的。根据我国1998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总承包单位将建设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将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分包给其他单位的,均为违法分包。而在“福临门名都”项目的施工建设中,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以内部承包的方式将该项目承包给叶小兴,然后叶小兴的项目合伙人龚泰司代表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与本案中农民工代表郭某平签订《福临门名都三期项目—水电工程安装分包合同》,将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叶小兴和龚泰司,显然为违法分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94条,个人承包经营违法招用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发包方与个人承包经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若私人包工头不具有用人资质,即转包方违法将工程转包给第三方(私人包工头),那农民工可以直接向装包方讨薪。(《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

  2019年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中指出:在工程建设领域,施工总承包企业(包括直接承包建设单位发包工程的专业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分包企业(包括承包施工总承包企业发包工程的专业企业)对所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负直接责任,不得以工程款未到位等为由克扣或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得将合同应收工程款等经营风险转嫁给农民工。

  经调查,吴航建筑工程公司资质等级为建筑工程总承包一级,系国家住建部资质审批的企业。根据建市(2015)20号第三十一条规定:对住房城乡建设部许可资质的建筑业企业,需处以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吊销资质证书等行政处罚的,省级及以下地方人民政府信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在违法事实查实认定后30个工作日内,应通过省级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或国务院有关部门,将违法事实、处理建议报送住房城乡建设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依法作出相应行政处罚。

  2015年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公安部《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中指出:公安机关对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移送的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卷宗,应当及时组织有关人员进行审查,并在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回执上签字确认,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及时做好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的移送监督、立案监督、审查批捕、审查起诉等检察工作,人民法院对移送起诉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要做到快审、快判。

  2016年4月29日,广东高院曾公布一起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典型案例:2013年8月15日,包工头许毓民承建某市新风市场建筑项目,拖欠49名工人工资共338775元人民币,之后逃匿到贵州。经责令支付仍不支付。河源市源城区人民法院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被告人许毓民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

  湖南省宁乡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驳回农民工的诉求

  劳者有其得,政者有其为。一项项政策法规的出台落实,显示了党和国家维护农民工劳动保障权益的坚定决心。早在2016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就明确,要“落实属地监管责任”,强调“对监管责任不落实、组织工作不到位的,要严格责任追究”。此案先是劳动局立案,再踢到公安局。农民工们经过无数次投诉,当地公安机关又提出劳动局当时没下支付令,今年劳动局对吴航建筑工程公司下达行政处罚令,而吴航建筑工程公司对劳动局行政诉讼。据笔者截稿之日,农民工代表发来当地法庭以本案属劳动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为由,已经驳回农民工们对吴航建筑工程公司、龚泰司、叶小兴的诉讼请求【(2019)汀0124民初3987号】。综上所述数长沙铁路运输法院柱法判决,偏袒违法建筑公司的如下依据:

  第一:工程量鉴定不合法,因为吴航建筑公司申请工程量鉴定时被宁乡市法院司法鉴定的彭法官当庭否认,因为三方不到现场做的鉴定不合法!且是事隔五年之久,单凭吴航建筑公司的录相视频做的鉴定是违法的!

  第二:让无资质的人<龚泰司>非法挂靠其名下,再违法分包!使农民工工资无法支付。

  第三:偏听偏信,只重吴航建筑公司提供的虚假,不合法的证据,说什么农民工根本和吴航建筑公司无关!有吴航建筑公司董事长林建辉,叶小兴,龚泰司及宁乡市政府帮扶项目的合同及郭卫平,郭恩定和龚泰司签的劳务合同及协议!

  第四:吴航建筑公司给郭卫平的是工程款及材料款,没强调是农民工工资!因为郭卫平是农民工!本身没什么钱!材料款是赊来的!中途协议通场后,吴航建筑公司要龚泰司将郭卫平的剩余材料用货车偷去卖了发农民工工资!<有司机可作证>!

  第五:再次强调,劳动局是按劳动法来执行的!因为龚泰司是自然人,不负法律主体责任!

  第六:审判长用“常理”一词在判决书上来推断农民工工资已支付,不尊重事实和证据!

  第七:此项目是宁乡市政府帮扶项目,有市政府机关相关人员在合同上有签字!

  第八:7年前在建筑领域根本没有农民工的合同和实名制!都是包工头带领亲人,朋友在工地干一年,年底结帐,何况吴航非法挂靠给没质资的个人!国家近几年发现拖欠农民工的血汗钱现象太普遍!有极端讨薪的!引发社会的不稳定,才在2020年要求在建筑领域农民工以实名制!重点打击欠薪!

  如何尽快拿到自己的辛苦血汗钱?我们希望当地各职能部门能够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高度去理解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重要性,确保每一位农民工劳有所得,劳而无忧!事件如何发展,笔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没有账号? 马上注册 登录
点击排行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