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网首页
    
繁体   值班编辑 QQ:2985543481
主页 > 法制 >

他到底是商业奇才还是一介囚徒

时间:2019-12-30 02:07来源:法制与社会杂志点击: 字体: [ ]
来源:法制与社会 12月9日上午10时许,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管城法院)刑事审判庭时蒙远的亲属想参加庭审旁听,因为审判庭的旁听席位有限只有两个席位,法官告知受害人

  来源:法制与社会

  12月9日上午10时许,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管城法院)刑事审判庭时蒙远的亲属想参加庭审旁听,因为审判庭的旁听席位有限——只有两个席位,法官告知“受害人”和时蒙元家属:“只能安排一个代表参加旁听,有意见保留!”

  “既然是公开审理的案件,就应该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允许参加旁听,为啥仅仅只安排一个人,古人有言‘尝鼎一脔、窥一斑而知全豹’,程序上细微之处不能依法进行,如何能保证案件结果的公正,我们着实担忧……”被告时蒙远的几个朋友坦言说。

  时蒙远的姐姐姐和母亲表示:“时蒙远是一个优质的商人,同龄人之中他堪称为一个商业奇才,钢铁行业市场低迷,他的经济陷入低谷,确实遇到了困难;如果说一个商人经济正常周转中有欠账就按照经济诈骗、犯罪来处理,我们觉得这是在亵渎法律,我们相信正义只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

  图一(管城区人民法院大门口)

  

 

  一

  商场激战中他缘何深陷囹圄

  他叫时蒙远,1986年出生于郑州,2008年二十出头的他开始涉足钢铁行业,白手起家,生意“滚雪球”般由小做大,很快成立了郑州远洋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初步构建起自己几千万的商业雏形。

  郑州城东路钢铁市场一些知情商户告诉我们,时蒙远真的堪称为一个商业奇才,最初很多人其实都不看好他,因为他太年轻,起点低,但是他思维敏捷活跃,眼光独到,善于资源组合,为人亲和力强,谁也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他很快就成为了国企“中建二局”的战略合作伙伴,用短短两年时间与全国二三十个重要项目建立了稳固的“双边”合约,其中郑州二七万达、中原万达、建业深林半岛、洛阳建业等项目是令业内人士惊叹瞩目的,2011年开始时蒙远又与“中建七局”建立合作关系,参与了二十多个项目的钢材供应,每年钢材销售至少不低于二十万吨,2013年时蒙远被河南商会评为钢材优秀经销商,2015年后时蒙远又向“中建七局”西南分公司重庆、贵阳、云南片区进军,成绩骄人……

  听说时蒙远因为涉嫌经济诈骗罪即将被审判,有几个曾经与时蒙远有过生意往来的合作伙伴这样说:“钢铁行业不景气,这是大环境,我们也听说了时蒙远经济周转出现了问题,‘商场如战场’‘胜败乃兵家常事’,谁能保证生意永赚不赔,失败了,总结经验再拼搏就是了,凭我们对他人品的了解,很难把他和犯罪联系在一起……”言语中带着伤怀、同情和惋惜。

  12月9日的法庭上,检方宣布:时蒙远2017年6月3日因合同诈骗罪被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7日被取保候审;2018年5月30日再次以同一罪名被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时蒙远“落网”至今。

  “他没有对任何人进行诈骗,只是生意遇到了困难出现了合同违约,‘诈骗罪’所提及的金额已经经过了民事判决,我弟弟也在极力还钱,他没有逃避和规避债务,司法部门将一起普通的经济纠纷案件在民事案件审结后办成‘犯罪’,我们怀疑背后存在人情操作和贪腐……”法庭外,时蒙远姐姐神情忧悒,双眼噙满了泪水,“公安把人拘了,检察院提起公诉了,我们相信法院是公正的!”

  二

  现在开庭:“控辩”双方围绕罪和非罪唇枪舌战

  12月9日的庭审中,管城检察院的公诉人着重对时蒙远涉嫌构成的诈骗罪进行了指控和举证。

  公诉书对时蒙远的“犯罪事实部分”这样描述:2015年6月26日,时蒙远在明知其经营的郑州远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洋公司)欠多家经销商户钢材款且无力偿还的情况下,伪造与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材料采购合同书,虚构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西南分公司欠其1亿多元的事实,以远洋公司名义同鲁华公司签订钢材供货协议,协议签订后,远洋公司自2015年6月26日至7月15日从鲁华公司拉走共计900余万元的钢材,同年7月12日至8月21日远洋公司支付给鲁华公司360余万的货款,之后停止支付剩余钢材款,经鲁华公司多次催要,时蒙远拒不支付,只是向鲁华公司提供了虚假的机动车登记权证书和房屋产权证书作为担保……

  公诉人提供的时蒙远构成诈骗罪的主要核心书面证据有:时蒙远经营的远洋公司与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交通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亿元合同书和中国建筑第七工程局交通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一份说明,用以证明时蒙远提供的合同是虚假的,骗取了受害人鲁华公司的信任,所以才与时蒙远签订了本案的“诈骗”合同;另有多份证言证词,证明时蒙远在给鲁华公司签订“诈骗”合同前有大量的欠款;还有一组证据证明时蒙远为保证还款向鲁华公司提供了假的机动车和房屋产权证书……

  针对这些证据,时蒙远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首先,时蒙远从根本上否定了其从来没有向鲁华公司提供过与“中建七公司”签订的什么亿元合同,鲁华公司在控告中所称的,是因为时蒙远提供了有亿元的合同债权所以才相信了时蒙远与事实严重不符,其一、在2015年6月25日之前,时蒙远旗下的远洋公司与鲁华公司已经有八九年的合作,双方是彼此了解、相互信任的,鲁华公司对远洋公司的实力有充分的把握;其二、鲁华公司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经营成熟的公司,常识判断,如果没有其他信任作为基础,鲁华公司仅仅凭借一份所谓的时蒙远提供的“亿元合同”就把近千万的钢材让时蒙远拉走逻辑上是根本不通的,如果真是这样,鲁华公司该弱智到什么程度呢?

  当然,对于此,时蒙远的辩护律师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对于这份“虚假的亿元”合同,既没有时蒙远的笔迹鉴定,也没有合同相关方公章的真伪鉴定,不能证明是时蒙远提供的。

  公诉人面对被告时蒙远和辩护律师对该“亿元”合同的质证意见情绪显得非常激动,“如果不是时蒙远提供的这个虚假的‘亿元’合同,难道是受害人鲁华公司自己坑自己不成?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庭审后,律师和时蒙远的家属对于这份“亿元虚假”合同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如果公诉机关拿不出权威的鉴定结论证明有时蒙远的签字,不能证明合同相关方的公章确是真实的,据此认定时蒙远在与“受害人”鲁华公司签订合同前提供了证明其有实力的虚假合同,这是典型的“有罪推定”“疑罪从有”。

  关于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明时蒙远在与鲁华公司签订合同前就有负债的证人证言,时蒙远对于此并不认可,庭审中我们既然没有看到时蒙远欠其他人款项的法律文书,也未看到时蒙远的“债权人”出庭接受质询。

  辩护律师质问检方:负债能否经营?如果负债经营就认为是涉嫌犯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那么请问,市场经济还能走多远?

  对于公诉人提到的时蒙远为了保证还款而向“受害人”鲁华公司提供的虚假的房屋和车辆产权证书,时蒙远在质证中予以否定。

  律师从法律层面表述的意见为:如果不能证明一开始时蒙远有非法占有和欺骗的故意,那么纵然时蒙远在资金困难无力偿还欠款的情况下提供了虚假的保证也不是犯罪的构成要件。

  最后,时蒙远和辩护人反复强调,本案系时蒙远与鲁华公司之间的一个普通的民事经济纠纷,早在2015年9月17日鲁华公司就曾在管城区法院对时蒙远的远洋公司提起了民事诉讼,同年管城区人民法院下达了(2015)管民二初字2186号判决,且该民事案件生效后,鲁华公司已经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目前该案正在民事执行阶段,鲁华公司在民事案件的审判过程中并未提及时蒙远对其有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诈骗行为,很显然是在民事案件执行有困难的情况下又让公安机关介入了,“说时蒙远是合同违约,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如果说时蒙远就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掩盖真想进行诈骗很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否则,如何解释时蒙远在起诉前和起诉后还款几百万元的事实呢?”

  ……

  图二(法治宣传大屏幕的字幕——法治新篇章)

  

 

  三

  期待人民法院能坚持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

  开庭后,我们多次联系管城法院负责时蒙远案件的主审法官,但是电话那头始终以主审法官不方便为由拒绝透漏案情的任何信息。

  针对此案,我们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和河南清本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多名刑事法律专家,专家主流意见为:管城检察院对时蒙远的指控存在明显的瑕疵,因为起诉书中不能证明被告人时蒙远在与所谓的被害人鲁华公司签订合同时明知其欠多家货款而无力偿还,时蒙远不予认可,且一直在陆续还款,看不出存在非法占有的故意,纵然在商业活动中有过当的夸大,检方也混淆了民事活动的一般欺诈和刑法的“诈骗”构成要件;其次,检方的重要证据“亿元合同”“假产权证件”等不能证明系时蒙远提供的,在没有权威的鉴定能证明系时蒙远提供前,不能排除原告伪造证据诬告陷害的可能,人民法院在认定证据前至少应启动可疑证据排除规则,疑罪从无是国际刑法通用的规则,理应严格遵循。

  专家们同时表示:“检方提供了被告欠很多人货款的证言证词,但是这些证人均没有出庭,被告也不认可,对这些证据如何采信?检方还应回答一个法律上的基础问题,按照检方的指控,本案系时蒙远用其注册的远洋公司签订合同实施‘诈骗’的行为,但是指控的却是时蒙远,那么,本案到底是单位犯罪还是个人犯罪?纵观全案,似乎都是‘受害方’的单方陈述,‘重证据轻口供’系司法机关审判刑事案件、搜集、使用证据的基本原则,是长期司法工作实践经验的总结,希望管城法院能慎重对待时蒙远涉嫌犯罪这起案件;公安机关介入一起已经生效的民事案件也是不正常的,与公安部反复强调的‘公安不得介入民事经济纠纷案件’的规定是严重背离的,公安的‘手深得太长了’,其实就是滥用职权、渎职和犯罪,希望纪委、监察机关能够介入……”

  庭审结束,时蒙远带着手铐和脚镣再次走进“高墙”,他到底是民营企业的天才和佼佼者还是一介罪不可赦的囚徒和破坏经济规则的“魔兽”?

  让我们一起期待法槌落下时的宣判!

  (为保护个人隐私,本文对被告采用了化名)来源:http://fztt.fzyshcn.com/news/1610970.html

分享到: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没有账号? 马上注册 登录
点击排行
新闻资讯